愛美不留疤 — 以FUE手術創造自然女性髮際線

DCDC生髮診所  植髮主治醫師 : 謝宗廷 醫師  撰文2016年4月28日


—————————————————————————————-

東方女性常有一個困擾,先天額頭太高或者額顳部(frontal-temporal part) 毛髮稀疏(如下圖一),以致於臉型看起來較方、額頭較寬、臉型比例也怪怪的,因此很多女生想盡辦法要讓臉看起

來較小較有女人味,坊間較常用的方式用繡髮線的方式,然而因為不是真的頭髮,因此較不自然,效果也不長久。另外,近年來許多女性做了拉皮手術後,髮際線留下一條長長的疤痕,該處毛髮

變得稀疏無法掩蓋疤痕(如下圖二),上述這些問題只要以植髮手術就可以創造完美的髮際線,進而改變臉型比例。

傳統上醫師都認為女生髮際線植髮時,頭髮彎曲方向很重要,必須順著額頭弧度彎曲才不會種植完頭髮亂翹顯得毛燥。也為了精確判斷每根頭髮彎曲方向,取髮時就必須把頭髮留長,因此限制

了手術必須以FUT(毛囊單位植髮術)方式取髮。然而FUT術式無可避免的會在後枕部留下線狀疤痕,雖然縫合技巧可以將疤痕縫到非常細緻,仍然有些女性會心理排斥。另外,手術時我們希望同時

獲得較粗且一株多根頭髮的毛囊放置在後排以增加頭髮豐厚度以及較細一株單根頭髮的毛囊放置在前排以創造自然飄逸的感覺,這在FUT手術只取後枕單一區域頭髮也不易達成。反之,如果我們

FUE術式(毛囊株摘取術),可以克服以上問題,FUE手術是以大小1mm鑽取器將毛囊鑽出移植,因此手術後取髮區僅會留下點狀小傷口(如下圖三),數天即可癒合,恢復期較短,另外,在鑽取

毛囊過程中可以同時從後枕部邊緣挑選較細軟頭髮種植在前排,以及在後枕部中央挑選較粗毛髮放置後排一舉解決FUT手術缺點。

 

問題來了,FUE手術需要將頭髮剃短取髮,既然剃短就不易判斷頭髮長後彎曲方向,然而頭髮彎曲方向真的對手術結果有這麼大的差別嗎?韓國女性植髮大師Sung Jae Yi在2014年提出的觀點

或許值得我們重新思考。Dr. Yi發表了一篇以FUE手術進行78位女性髮際線植髮手術的例子,手術後追蹤4~6個月,發現術後並沒有髮際線不自然的現象(如下圖四)。Dr. Yi提出的解釋如下:

 

1.在直髮的客戶不需要考慮頭髮彎曲的方向,而在捲髮的客戶其實頭髮的捲曲方向也不只一個方向(如下圖五),端看我們在手術時留的長度有多長,因此手術當中去判斷彎曲方向並不那麼重要。

2.之所以要考量頭髮彎曲方向無非是最前排髮際線想要術後頭髮可以順著同一方向彎曲生長,但最前排頭髮本來就是用較細的單根毛髮毛囊去種植,這些細軟的頭髮有彈性易彎曲方向,

  種植後易隨著梳理達到柔順方向一致,並不會有毛燥亂翹的問題。

3.由於取下的頭髮生長期長,因此頭髮足以生長到足夠長度後,會因為重量的關係,彎曲方向會隨重力彎曲,並不會有不自然捲曲的現象。

  基於上述理由,也許我們可以考慮以FUE手術進行女生髮際線植髮,期待未來有更多的醫師分享這方面的經驗,在愛美的同時不留下任何痕跡,也能創造更自然的術後效果。

 

 

 

▲圖一:東方女性常有先天髮線高及額顳部頭髮稀疏困擾,導致寬而方的臉型

*免責聲明:本網站資訊與案例文章僅供參考,實際案例事實不同,不保證絕對有效,且成效因人而異,不能取代醫師及專業醫療人員之當面評估及治療,仍應具體

請教醫師,本網站不負法律意見責任,禁止任何網路業者轉載本站之內容。

 

 

 

▲圖二:之前拉皮手術的疤痕不易遮蓋 

*免責聲明:本網站資訊與案例文章僅供參考,實際案例事實不同,不保證絕對有效,且成效因人而異,不能取代醫師及專業醫療人員之當面評估及治療,仍應具體

請教醫師,本網站不負法律意見責任,禁止任何網路業者轉載本站之內容。

 

▲圖三:以FUE方式取下毛囊,術後無縫合疤痕

*免責聲明:本網站資訊與案例文章僅供參考,實際案例事實不同,不保證絕對有效,且成效因人而異,不能取代醫師及專業醫療人員之當面評估及治療,仍應具體

請教醫師,本網站不負法律意見責任,禁止任何網路業者轉載本站之內容。

 

 

 

 

▲圖四:以FUE手術進行髮際線植髮術前(左圖)及術後(右圖)對照*免責聲明:本網站資訊與案例文章僅供參考,實際案例事實不同,不保證絕對有效,且成效因人而異,不能取代醫師及專業醫療

人員之當面評估及治療,仍應具體請教醫師,本網站不負法律意見責任,禁止任何網路業者轉載本站之內容。

 

 

▲圖五:捲髮的人頭髮彎曲方向在各個長度並不一致

*免責聲明:本網站資訊與案例文章僅供參考,實際案例事實不同,不保證絕對有效,且成效因人而異,不能取代醫師及專業醫療人員之當面評估及治療,仍應具體請教醫師,本網站不負法律意見

責任,禁止任何網路業者轉載本站之內容。

 

◎ 參考資料:Arch Aesthetic Plast Surg 2014;20(1):52-60

你可能會喜歡

分享一下
  •  
  •  
  •  
  •  
  •  
  •  
  •  
  •  
  •  
  •